換妻遊戲

views所属分类:人妻熟女
拼音:qi;发布于 2019-07-21 18:26:04
收藏


午夜零點,北京著名的三立屯酒吧一條街。楊慶和林嶽還坐在楓丹白露酒吧里對杯暢飲。
「不早了,回去吧。」楊慶說。
「嗨。再喝一會兒。回去也沒勁。」林嶽說。
「是沒勁。老婆要,咱又給不了。老婆生氣,咱也著急。」楊慶一臉的愁緒。

「你說這是審美疲勞?還是總吃一樣東西膩啦?跟別的女人就行,跟老婆就不行。」林嶽像問楊慶,也像問自己。
「嘿。怎麽都這樣?我有幾個哥們都這麽說。跟別的女人又尖又久,跟老婆還不是又軟又短,是干脆就不行。」楊慶極力贊同林嶽。
「哎,哥們。我有個主意你看怎麽樣?」林嶽有點兒神秘兮兮的看著楊慶說。

「什麽好主意?快說說。」楊慶來了精神。
「我說了你可別生氣呀。」林嶽提醒楊慶。
「咱們哥倆無話不談,生什麽氣呀。」楊慶態度明朗。
「我這主意你看行就行,不行也別有別的想法。」林嶽繼續試探楊慶。

「我說哥們,你怎麽磨叽起來啦?」楊慶臉上呈現急色。
「那……那我可說啦。」
「說呀。快說呀。」
「嗯……先這麽說吧,你看我老婆怎麽樣?」林嶽問楊慶。
「你……你是問我對嫂子的印象呀?好哇。很好。」楊慶很真誠的回答。

「假如我老婆上了你的床,你,你會有興趣嗎?」林嶽似乎嚴肅地問。

「嗨海。我說哥們,這玩笑咱可開不起。說實話,嫂子要是其他女人,我當然很有興趣啦。可是嫂子是你林嶽的女人呀,我怎麽會……」楊慶有些急。

「我說兄弟,我可跟你說正經的呢。你聽說過國外、不,還什麽國外呀,就在咱們這座城市,有很多白領搞換妻遊戲嗎?」
「聽說過呀。啊?你是說咱們兩個玩……玩換妻遊戲?」楊慶驚訝得瞪大了眼睛。
「兄弟。別、你別急。我只是一個提議。願不願意看你。你想想呀,咱們跟老婆不行,咱們沒有床上的樂趣;老婆想要,咱們又給不了,老婆也痛苦焦躁。

如果咱倆也換換,那不都解決了嗎?」林嶽說得很認真。
「你,你這樣做,你老婆會同意?」楊慶反問林嶽。
「你是怕你老婆不同意吧?」林嶽問楊慶。
「她們都不會同意。」楊慶回答得有些肯定。
「那可不見得。人的本性是需要性愛的,可是還要裝著。咱們的老婆跟咱們要的時候急扯白臉的,那個時候是個男人上她的身她都不會拒絕。你想想你老婆那個時候是不是這樣吧。」林嶽在誘導楊慶。
「那倒是。可是這換妻遊戲她們會同意?」楊慶仍表示懷疑。
「她們骨子里肯定很願意,餓得不行的時候,送來吃的還能不吃?最多她們會遮一層貞節布。只要咱們幫她們把這層布揭下去,她們樂不得咱們換呢。」林嶽說得很干脆。
「哥們,快說說,怎麽幫她們揭去貞節布。」楊慶興致很高。
「你小子,是不是早盯上我老婆啦?」林嶽半真半假地說。
「你想出這損招兒,是不是你早盯上我老婆啦?」楊慶反唇相譏。
「好好好。就算咱們倆都盯上彼此的老婆還不行嗎?我不喜歡你老婆,你不喜歡我老婆,咱們兩個還換不成老婆呢。」
「呵呵。也對。快說說,怎麽辦?」楊慶顯得有些著急。
「你可想好了呀,換了可別后悔。」林嶽給楊慶打預防針。
「那后什麽悔呀?有得就有失呀。咱們得,老婆失;老婆得,咱們失。都有得,都有失,得的是實的,失的是虛的。還是實的實惠呀。」這個時候的楊慶比林嶽還想得開。
「好。老弟。說得對,想得開。這就叫互惠互利,利己利人。哈哈哈哈。來,干了這杯。」林嶽端起高腳杯,簡單和楊慶碰了一下,一飲而盡。
「好。干。你這家夥,真敢想鬼點子。呵呵呵。」楊慶也干了自己杯中的紅酒。「哎,你說。咱們的老婆不會罵咱們缺德吧?」
「不會。即使嘴上罵咱們缺德,心里還不知道怎麽感謝咱們呢。」林嶽似乎對女人心理很有研究。
「嗯,嗯。你說得有道理。有道理。」楊慶頻頻點頭表示贊同。「可是什麽時候能讓我親親嫂子呀?」楊慶對林嶽老婆的欲望,借著酒勁不可遏止的蹦出來了。
「你!楊慶……好好好。你想親嫂子,我更想親弟媳婦,就今天晚上。」林嶽被楊慶說得差點跳起來,盡管是他提議的換老婆,可是當真的有人要親他的老婆時,他的情緒也差點失控。只是他想到他也會弄對方的老婆,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。
「今、今晚?」楊慶的思維總是比林嶽慢半拍。
「是呀。你不急著親嫂子嗎?」林嶽仍澀澀的說。
「你就不急著親弟媳婦?」楊慶這時反應很快。
「急,急。咱們都急行了吧?你這小子。」
「這就對了。快說怎麽弄吧。這大半夜的她們兩個會同意?」楊慶真的沒有林嶽的鬼點子多。
「你這不懂了吧?就這大半夜的才是最佳時機呢。越是夜深,女人越是渴求性的滋潤。朦胧中有男人爬上身,她們問都不問就會接受你。」林嶽一副行家的口氣。
「你是說咱們倆……」楊慶有點兒理解了林嶽的意思。
「對。我去你家,你去我家,趁夜深人靜,老婆睡得直迷糊,生米不就做成熟飯啦?見機行事咱們分別告訴她們是怎麽回事,她們心里還不樂開了花?」林嶽仿佛勝券在握。
「我老婆或你老婆要反抗怎麽辦?」楊慶還是擔心。
「剛知道身上這人不是我或你,會本能的抵制一下,在這之前或在這個時候趕緊給她進去,她就只享受不反抗了。」林嶽仍是一副專家的口氣。
「進去她就不會反抗啦?」楊慶在這些問題上確實顯得有些稚嫩。
「這你還不知道?強奸犯強奸婦女一旦成功,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強奸。真正意義的強奸應該是強奸未遂。沒強奸上的時候,多數女人是反抗的。可是一旦強奸犯給女人插進去,女人馬上就老老實實。對性的享受,已經遠遠蓋過對強暴的恐懼。甚至有不少女人,雖結婚多年,但經過強暴后才猛然發現,做愛還有這般強烈的刺激和快感。跟自己的老公從來沒有這般銷魂蕩魄的體驗。某派出所曾讓所內民警回家跟自己的老婆做過試驗,女人堅決不從,看誰能和老婆完成性交。

結果不出意外,只要女人堅持抵抗又沒被掐昏打暈,強奸絕不會得逞。」林嶽振振有詞。
「我說林嶽,以前你怎麽沒給我傳授傳授呀。」楊慶臉上流露出真誠的佩服。

「呵呵。現在傳授正好。」林嶽又舉起杯子跟楊慶碰了碰。
「快一點了。走?」楊慶顯得比林嶽還急。
「好吧。走。換換鑰匙。」兩個人拿鑰匙的手都有些顫抖。畢竟換這鑰匙是讓另外的男人去搞自己的老婆,心里總不會很平靜的。
楊慶和林嶽是老朋友了,兩個老婆之間也很熟很熟。由于經常往來,相互對各自的家庭都了如指掌。他倆走進對方的家,都會像走進自己家一樣,不睜眼睛,摸著都能拿到想拿的東西。只是,對方的老婆他倆的的確確都沒摸過。這次,不僅要摸,還要進入,深深地進入,要給自己、給對方帶來超強的快樂。兩個人的心里,興奮激動中摻雜著擔心緊張。
楊慶和林嶽兩家離三里屯的距離不一樣,楊慶家住在西單里面,林嶽家住在西客站附近。兩家的距離相差一倍還多。林嶽去楊慶家,當然先到了。
爲了不引起任何人的主意,林嶽沒進電梯。八層樓,一步一步爬了上去。

打開房門,跟開自己家門沒有兩樣,自然而熟悉。
臥室的門沒有關,窗外的月光,透過薄薄的窗紗照進來。天熱的關系,楊慶的老婆月月只穿著布帶子一般的超短內褲和戴著個簡易乳罩。側臥的姿勢,更突出了林嶽平時就目光留連、饞涎欲滴的豐乳和肥臀。他開門進來,月月沒有動靜。

或者正在熟睡,或者聽到也不會理睬,她以爲楊慶回來,理睬干什麽?反正也不會有什麽節目。
林嶽的目光注視著月月,喉結蠕動,咽了幾口吐沫。同時麻利地脫去自己的衣褲。
月月翻了個身,似乎對林嶽很輕的動靜有了一點點反應,但沒有任何表示。

林嶽這個時候倒不很緊張了。進入月月,駕馭月月,征服月月,似乎是唾手可得的事情了。
林嶽貓步一般的輕輕上了床,眼睛盯著月月的臉緊挨著月月躺下。月月仍然沒有動。
林嶽也奇怪了,平時跟自己的老婆在床上,任老婆怎麽揉搓,任自己怎麽努力,那東西就是起不來。有時即使勉強起來了,剛剛給老婆進入,又不爭氣的軟下來。可現在,剛剛進楊慶家的門,還正脫著衣服,那東西就硬邦邦的直立起來了,而且還有蹦跳的感覺。
此刻的林嶽,看著月月豐滿鼓脹的肉體就在自己的身邊,而且散發著難以形容、極其誘人的馨香氣息,他一刻也不能自制了。
林嶽把手先放在月月的肩膀上,看月月沒有反應,又把手探向月月的胸部。

也許平時楊慶也是這樣的動作,月月仍然沒動。但月月已經知道「楊慶」回來了。
「睡覺。別煩。」當林嶽的手在月月的乳峰上輕輕撚揉時,月月說話了。林嶽渾身激靈一下,她以爲月月發現了身邊的人不對呢。
林嶽看月月沒有發現他不是楊慶,膽子又大起來。他整個手抓住月月圓圓的乳房摩擦著,然后劃過月月微微隆起的腹部,向兩腿之間探去。
「別討厭了!不行還來逗人家。」月月沒睜眼睛,邊說邊用手撥著林嶽的胳膊。林嶽的手繼續前進,在月月那個水草豐美、他萬分渴望的縫隙間急促的揉搓起來。
「哎呀。哎呀。我難受,你別討厭了行嗎?睡覺吧。」月月沒有再阻擋林嶽,只是無力地說著。
月月的沒有察覺,加上月月性感身子的強烈吸引,林嶽感覺快要迸裂的身子,必須馬上進入月月的體內,否則自己會被即可燒毀。
林嶽翻身壓向了月月,兩手伸向月月的后背,很熟練的解開月月的乳罩。

「嗯?」不知是月月聞出了林嶽身上的味道不對,還是月月感覺到身上的重量不對,或是林嶽那堅挺起來的東西觸碰到月月,讓月月覺得反常。月月疑惑的「嗯」這一聲,立即引起了林嶽的警覺。林嶽幾乎在警覺的同時,「刷」的一下脫下月月簡易的內褲,「啾唧」一聲把自己打進了月月的體內。
「哇!呀!你、你是……啊,呀……」在這之前,月月一直閉著眼睛,她知道楊慶不會出現奇迹,所以看都不用看他。可就在林嶽進入月月的那一刻,月月完全知道了自己身上的男人不是楊慶,楊慶只在結婚的第一年有過這樣的力度,以后每況愈下。這時,她才睜開眼睛,看看這個威猛的男人到底是誰。
「月月,我。林嶽。」林嶽邊氣喘籲籲地進出著,揉捏著,邊臉貼臉地告訴月月自己是林嶽。他知道月月只要睜開眼睛,也會看清楚他。
「林嶽,怎麽是、是你?!」月月雖然驚異,卻沒有拒絕林嶽的意思,還很自然的雙手摟緊林嶽的臀部。
「啊。月、月月,啊。呀。別怕,楊慶在、在茜茜哪里。」林嶽可能爲了讓月月放心,也可能爲了讓月月理解自己爲什麽來跟她做愛,邊不停的激烈運動著,邊斷斷續續的告訴月月,她的老公也在自己的老婆那里干著同樣的事情。
「啊。啊。原、原來,你們兩個、兩個混蛋,兩個混蛋把我和茜茜換、換了。」

月月嘴里罵著混蛋,兩只胳膊卻把林嶽摟得更緊了。她也許覺得摟著林嶽的臀部限制了林嶽的起伏運動,又及時地把自己的雙臂往林嶽的上身移了移,同時摟得更緊。林嶽從月月的話語和動作中感覺到月月已經接受了他,動作更加凶猛,力度越來越大。月月在林嶽的身子下面,保證不被鄰居聽到的分貝內,呻吟著,尖叫著。
就在林嶽和月月交結糾纏在一起的時候,楊慶也悄悄的進了林嶽的家門。

熱天多數人家都不關臥室門睡覺。林嶽的老婆茜茜躺在寬大的雙人床上,身上還蓋著薄薄的毛巾被。廳里面的空調「呼呼」的吹著,整個屋內的溫度比較低。

楊慶一直對林嶽的老婆茜茜有好感,但以前從來沒敢想過,有一天能跟茜茜同床共枕,做愛交合。這突如其來的快活,讓他覺得像夢一樣的暈眩。
楊慶沒有林嶽的克制力和耐力,看見茜茜在毛巾被下面起伏曲折的身形,他無論如何控制不住自己。把自己的鞋子甩在客廳中,幾乎是飛一樣的撲到茜茜的床上。
「嫂子,哦,茜茜,我的好茜茜。」楊慶壓住摟緊茜茜,張著嘴狂吻茜茜的五官。
「啊?你、你不是……誰呀?誰呀?」茜茜也沒想到進來的不是自己的老公。

驚恐的使勁推壓在身上的楊慶。
「嗚。嗚。嫂、嫂子。我是揚、楊慶。是、是林嶽讓我來、來的。」楊慶不停的狂吻著茜茜,還呼哧呼哧地說著。
「什麽?是林嶽讓、讓你來的?那他、他呢?」茜茜知道身上的男人是楊慶后,也不再推擋,任由楊慶抓捏、撫摸、咬啃。只蓋著毛巾被,身上一絲不挂的茜茜,在還沒有弄清事實真相的情況下,就被楊慶深深地擊暈了。
「啊呀!楊慶。你……」茜茜比月月進入狀態還要快。
「茜茜,別、別擔心。林、林嶽,在、在我家,和月月玩、玩呢。」楊慶在茜茜的前面沖擊了幾十次,又猛地把茜茜翻過身來,「叽」的一聲,又從后面進了去。
「天呀!我、我不是在、在做夢吧?啊。啊。楊慶呀。」茜茜知道真相后,沒做任何反應,只是盡情的享受著這夜半三更突如其來的快活和幸福。
從淩晨兩點,到早晨六點,林嶽跟月月,楊慶跟茜茜,都幾乎沒怎麽停歇的折騰了四個小時。或許,都對對方極度渴望,或許,都覺得自己的另一半被你老公或老婆占有,我不使勁的占有你不是虧啦?反正,雙方激戰的程度和酣暢淋漓,都是他們從前沒有體會過的。
「林嶽,你真棒。」臨走時,月月摟緊林嶽說。
「楊慶,你讓我真正的當了一會女人。」楊慶要離開時,茜茜問著楊慶說。

「月月,你也很棒。茜茜不行。」林嶽兩只手放在月月的雙乳上說。
「茜茜,我今天才充分領略了做愛的妙處。」楊慶吻著茜茜的耳垂說。

「你們倆以后還換嗎?」月月問林嶽。
「我想會的。咱倆覺得好。他倆也會覺得好。」林嶽答。
「誰出的這馊主意?真好。你還來嗎?」茜茜問楊慶。
「味馊,吃著香。饞人,能不來?」楊慶回答。
林嶽使勁的把月月抱在懷里深深地吻著。
楊慶一手抓住茜茜的屁股蛋,一手抓住茜茜的豐乳拼命的揉。
「再見。」「再見」
「拜拜。」「拜拜。」兩對換妻夫妻都依依不舍。
兩天以后,兩家人和另兩個同事全家在莫斯科餐廳吃完飯,同事全家都走了。

「你們先回去吧,我們兩個去打一會兒麻將。」林嶽對茜茜和月月說。

「去吧,去吧。」茜茜搶先回答。
前天晚上的事情,她們兩對夫妻見了面像什麽也沒有發生過一樣。都心照不宣,都自然平靜。
「茜茜,你說這兩個家夥,想出那麽個馊主意。嘻嘻。」月月說。
「真虧得他倆想得出。」茜茜附和著。
「茜茜,你真幸福。林嶽太棒了。」月月說。
「我才不幸福呢,林嶽他媽的跟我疲軟。你們楊慶才棒呢。我根本想不到男女之間還能那樣,我的天啊!」茜茜說。
「啊?真的?楊慶也很棒?」月月瞪大了眼睛。
「你說也怪,這男人跟自己的老婆不行,跟別的女人怎麽那麽大勁呀?」茜茜說。
「不知道。這倆家夥玩兒花的,咱姐妹倆也沒虧著。他倆有勁,咱也舒服。

呵呵呵呵。」茜茜壞壞地笑著。
「哎,咱們兩個涮涮他們兩個怎麽樣?」月月說。
「怎麽涮?」茜茜問。
「這兩個混蛋半夜回來肯定還得換,今天你上我家,我上你家,把窗戶簾拉嚴嚴的,不管他倆怎麽弄,咱就是不吱聲,讓他倆把我當成你,把你當成我,看看他們還有什麽表現。」月月神采飛揚地說。
「哎呀,我的好妹妹。這主意不錯。」茜茜大加贊揚。
果然,半夜時分,體會過換妻銷魂感覺的林嶽和楊慶,又各自走進了對方的家。這次,兩個人更加無所顧忌,上床就抓咬、撕扯、揉搓著別人的妻子(其實是自己的老婆)。讓他們的老婆,都體驗到了比他們剛剛結婚時還要風雷激蕩的風采。
茜茜和月月相約,當林嶽和楊慶第一次激情之后,她倆就拉開電燈,看他們有什麽反應。
「啊?」林嶽看到讓自己不能自抑的「月月」原來是自己的老婆茜茜。

「是你?」楊慶看到從自己身子底下爬出來的「茜茜」居然是自己的老婆月月。
兩個人都傻了。
「拿我當茜茜你就行,知道是我你就不行,你到底是性不行還是心不行?」

月月質問楊慶。
「這家夥‘心尖寶貝’叫的,這份猛打猛沖,拿我當月月你這麽猛,知道是我你就軟蛋一個,你是什麽毛病?」茜茜質問林嶽。
不同的質問,提出的是同一個難題。赤身裸體跪坐在別人家的床上,面對自己妻子提問,兩個男人都無言以對。
猜你喜欢
妻血,妻淚01-024
人妻熟女
1000次观看   2019-12-04 19:13:10
小別勝新婚
人妻熟女
1000次观看   2019-07-21 18:26:03
少婦之愛
人妻熟女
998次观看   2019-08-03 17:33:41
舊同事(1-14)(全文完)
人妻熟女
996次观看   2019-11-26 20:47:19
4P之愛
人妻熟女
996次观看   2019-10-18 21:17:26
聖欲強的淫與愛
人妻熟女
995次观看   2019-08-31 21:48:34
偷情記
人妻熟女
995次观看   2019-07-28 17:54:45
热门人妻熟女
妻血,妻淚01-024
人妻熟女
1000次观看  
小別勝新婚
人妻熟女
1000次观看  
少婦之愛
人妻熟女
998次观看  
舊同事(1-14)(全文完)
人妻熟女
996次观看  
4P之愛
人妻熟女
996次观看  
聖欲強的淫與愛
人妻熟女
995次观看  
偷情記
人妻熟女
995次观看  
舅公的母狗(1-2全)
人妻熟女
995次观看  
群交——我想要的生活1-11
人妻熟女
994次观看